【Unlight/E果】曾经有一头龙答应过我。

·龙Ex海盗果。

·文笔拙劣,ooc,私设有。

·少量年龄操作。

·好像……会有龙和人互动的剧情。

·ok的话请往下。

——

雨果艰难地睁开眼,金色的沙滩反射的阳光让他感觉到有些刺眼,极力忍耐着头晕和呕吐的欲望,他此刻只能像个乌龟一样慢吞吞地从沙滩上爬起来。

看不到边际的大海今天也像是个熟睡的幼童般平静,白色的浪花将土棕色的木屑从沙滩上卷起,然后带到无人知晓的地方。雨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眯起眼睛用力看向远方难以分辨清楚的海天分界线。

“呼——这是哪里啊。”

一屁股坐在有些微烫的沙滩上,雨果开始整理自己头脑里乱糟糟的记忆片段。和往日毫无差别的海上航行,可能是因为之后会降下在盛夏人人习以为常的雨水,海面上刮起了比昨日稍强烈的风。雨果顶着一头红发,拿着苹果慢悠悠地在甲板上踱步起来,估计是起床早了些的缘故,除了驾驶室里驾船的那家伙以外,甲板上和海面一样空荡荡的。

雨水降下的很突然,与此同时,海水变得如同掺了墨汁般浑浊不堪,不时涌上甲板的海浪和摇晃个不停的船身迫使雨果不得不靠近了些船舱半敞开的门。倚着有些潮湿的手扶栏杆,雨果凝望着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愤怒的大海,他从来不畏惧这些,可是这次他却感受到了一丝细小的不安。

于是他握紧了栏杆,抬头后瞳孔中映出的是宛如灰色巨人的海浪,然后只剩下了眼前漆黑的一片,并且通过神经传来的只有呛水的痛苦和口腔中海水浓郁的咸味。

记忆到这里便中断了,雨果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刚刚抬眼就瞥见了不远处在海面上飘荡的尸体和半浸在水中的木箱。

“哦,天哪。”

看样子雨果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多么严重了,已经开始浮肿的尸体穿着和他差不太多的衣服,显然那人生前是之前同在一条船上的海盗。环顾四周,雨果因为沮丧不由得垂下了头,毕竟身后茂密的深绿色森林里搞不好有什么危险的野兽,而面前无边无际的大海绝不是自己通过游泳能轻易渡过的。

“你是被海浪冲到这里的吗?”

身后传来了声音,雨果回过头,未曾见过面的高大男人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手里提着一个未点燃的有些生锈的铁质提灯。雨果用金色的眸子上下打量起眼前的男人,灰色的头发和深绿色的披风,可是这些还是没能遮住男人身为非人生物的标志,亦或者,男人说不定从未想过遮掩住这些。

“是的,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做了个比较正式的回答,雨果将手插进已经湿透的外套的口袋中,握紧了里面那把还能照常使用的蓝柄小刀。不过男人并没有像雨果预想当中那样朝着自己走来,而是像在打量雨果般的皱起了眉头。

“这里只是个无名的岛礁,”男人顿了顿,“是船只失事了吗?”

雨果看着他,稍显迟疑地点了点头,在宁静到逐渐凝固起来的空气中,与对方对视的雨果思索起来。毕竟在这样的地方,寻觅不到任何依靠的自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己在这座无名岛上饿死或者被什么硕大的野兽吃掉,二是跟着眼前这个完全不认识,并且不确定是什么生物幻化出的人形。

“我住在那边的灯塔,等待救援期间过来也无妨,那边视野很开阔。”

男人指了指森林另一端隐约可见的石塔,大概是因为气候,上面几乎爬满了绿色的植物。怪不得我没注意到,雨果偷偷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等到注意力转回到那男人身上时,男人已经走出了很远,沙滩上的脚印逐渐被海浪卷走,雨果看着这一切,吐了吐舌头,然后小跑着跟了上去。

“我叫雨果。”

紧跟上来的雨果笑着打了个招呼,但是在看到对方脸上流露出的不解和疑惑后,便略带尴尬地抓住早已不见踪影的话尾加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伊普西隆。”

雨果撇了撇嘴,看来这话又没法继续接下去了。雨果尽量迈开大步跟上伊普西隆的步子,边想着这个人真无趣,边在脑海里对可用的话题进行挑挑拣拣,就像平时搭讪女性般的,想要在合适的时刻找到最合适的话题。

“你头上的角是什么?装饰品,还是说你的确不是人类?”

“…….”

伊普西隆突然停了下来,这让注意力还没完全集中起来的雨果差点撞在他身上。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伊普西隆转过身来看了看雨果,蓝色的眸子中有一丝复杂的意味,他缄默不语,大概是在踌躇要不要说对眼前这个人说出口。

“……我是龙。”

雨果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毕竟他曾经只在书上见到过名为“龙”的生物,那是一种巨大的,令人闻声生畏的生物,它们的头上有着形状各异的角,长着四只巨大而又尖利的爪子。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但是雨果并没有对伊普西隆再说什么,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

年代久远的灯塔立在海边的石块上,雨果进门时忍不住地摸了摸冰凉的石壁,光滑又有些潮湿,大概是因为不止一次遭受过海浪的拍击吧。推门而入,灯塔里虽然说不上宽敞,但是比雨果预想的要大一些,估计是因为外面冰凉石壁的缘故吧,里面不像是外面,即便是这样的盛夏也没有丝毫闷热感。

“呼。”

雨果将已经开始干燥的外套脱下来扔在一边,然后自己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好看的红苹果啃起来,不时还瞥了几眼坐在自己身旁的伊普西隆。应该是因为过去二十几年来的做事风格,雨果的行为上并没有那么多的礼数。

不过幸好的是伊普西隆作为龙好像也不太注重这些,一直容忍着雨果有些我行我素的做事方法,而仿佛得到默许的雨果也就毫不在意地住在这个灯塔里,即便有时需要挤在一起取暖,有时捕猎受伤需要相互之间包扎。

“伊普西隆,你也应该注意到了吧,不会有人来救我。”

“……”

雨果背靠着伊普西隆,手中的苹果被翻来覆去地摆弄,雨果皱起眉头,金色的双眸中流露出些许悲伤。可是伊普西隆所处的位置并不能看到这些,并且他也不太明白为什么雨果不会有人来救援,毕竟他曾经接济过的那些人或多或少都被路过的船只接走,于是他偏过头看着雨果那像熟透苹果一样的半垂着的红色脑袋。

“那么…..我去帮你找救援。”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雨果摇了摇头,原本想要阻拦伊普西隆,可是对方已经开始有些执拗地朝着门外走去。在无可奈何之下,雨果只能迈开步子小跑追了上去,想要将那个固执己见的伊普西隆从外面拉回来。

不过一切好像并没有这么简单,追着伊普西隆跑出来雨果忽然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口,只见他的面前有一头硕大的飞龙,那头龙正用他那双海蓝色的眸子看着自己。雨果紧贴着温热的木门,稍微咽了咽口水,然后便唤了一声。

“……伊普西隆?”

回应是一阵轻吼,虽然那吼声对龙而言已经足够温和,但是雨果还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小心翼翼地迈着小步靠近伊普西隆,用他那因为紧张而变得温热的手掌抚上龙满是鳞片的脖颈。于是雨果拥抱了他,还不忘入蜻蜓点水般地在他的脖子侧面留下一个吻,即便自己再不情愿伊普西隆的离开,雨果也不再打算多作挽留,因为他至少知道自己是留不住一头执拗至极的龙的。

“即便找不到救援也要给我好好地回来。”

气流向上,雨果望着煽动翅膀飞向远方的伊普西隆,寻觅不到源头的痛苦溢满了心脏。

不知道伊普西隆已经从他所能目及的地方飞出去了多久,雨果仅仅是维持着之前的那个姿势凝视着远方落下的夕阳,金色的光落在海上,落在灯塔上,落在充满期盼的人身上。

在那之后谁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也没人记得曾经有一艘海盗船在海上沉没了吧。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航海家看到了附近从未见过的岛礁上的一座灯塔,于是航海家怀抱着好奇登上了这片无名的岛礁。航海家迈着小步走下船,有些激动地朝着塔的方向走去,在逐渐的靠近之下,他看到的是塔旁坐着一个垂钓的白发老人,一身洗旧了的衣服有些随意地穿在身上。

“您好,您在这里干什么呢?”

航海家很有礼貌,他脱下自己的帽子,对着面前的老人行了个礼。

“我在等人……准确的说是在等一头龙。”

“龙?”

航海家吓了一跳,可是老人却眯起有些黯淡了的金色眸子看向远方,虽然他大概早就已经看不清了,可是他一直以来每天都会坐在这里垂钓,不时还会看一看从来没有变过的那个方向。

“是的,他答应过我会回来的,无论找不找得到救援都会回来。”

航海家看着老人皱起了眉头,曾经的他也是不相信世上存在着龙之类的生物,如果不是他小时候曾见到一头因为长途跋涉而精疲力竭地龙被卫兵刺死在海湾。还记得那头龙死前,还在一直用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喊着有关救援的事情,那只不过是没人去听罢了。而且在当时那件事发生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整个海湾都因为龙的血变成红色,那短时间可真是让当地人胆战心惊了好久。

“是吗,那我就告辞了。”

航海家转身离开了,他很明白老人这辈子都等不到龙回来了,但是他并不想就这样让老人几十年来日益增强的盼望落空。航海家他曾经目睹了那头龙被杀的全过程,而他至今记得,那头龙即便在临死之前,也在不停呼唤着那个名字。

“雨果。”

Fin.

后面因为很困所以有点意识流了,改过一次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明天又不能早起了,嗨呀气。

be是一开始就想好的,我爱be

感谢阅读!

打tag真好玩嘿嘿嘿。

评论-7 热度-8

评论(7)

热度(8)

©鲸之骨◇◆ / Powered by LOFTER